【郁泪】卖女孩的小火柴

*合集在这里w

*文渣慎入

@残欢 的点文

*搞笑,欢脱向

*有私设

*ooc

郁站在大街上,虽然天很冷,但他现在是有任务的。

“有人要买火柴吗?”

没错,他的任务就是卖火柴.(但也只是其一)

大街上,人来人往却没有人理他,他只好又问了一遍,“有人要买火柴吗?”

还是没有人理,但他手里的火柴却晃了晃。

“欸?”郁还以为是看错了。

火柴晃的动作更大了,弹了出去,在落地时变成了一个美少年。

美少年皱皱眉“我是来帮助你的神使,你竟然想卖我。”

“欸?抱.....抱歉,我不知道。”郁很想吐槽,却又不知道从哪儿开始吐槽。

“算了,原谅你了。我是泪,水无月泪。你呢?”

“我是神无月郁,叫我郁就好。”

“郁....郁君。”泪点点头,这样念比较顺“来,我会实现你的愿望的。嗯,温暖的房间,好吃的食物,还有天国的奶奶。”

“最后那个不需要。”

郁确实是拒绝了,但泪还是拉着他来到了森林里的一处城堡前。

泪推门进去,拉着郁向前走,在路过一个好像是仆人的人在给一个应该是小少爷的人倒茶时停下来。

“郁君,那个白色的人是隼,也是你天国的奶奶。”

白色的人笑了起来“好过分啊~泪~我明明是个神呢~”

仆人?吐糟“神才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

“呼呼呼~~不是哦~海~神都是很任性的,我已经很乖巧了。呼呼呼~~说到理由........当然是为了hajime啊!!L!O!V!E!hajime  love!!”

郁有点呆,是父亲的狂热粉丝啊,还自称是神,是真的吗?

泪已经继续拉着郁向前走,一路来到地牢,然后将郁关了进去。

“欸??等?等一下!!”郁拉住要走掉的泪,“为什么要把我关到牢里?”

泪露出了笑容,但郁彷佛看到了恶魔露出了角,翅膀和尾巴。

“因为郁君一开始想把我卖掉啊,这是惩罚。等之后,我会把你也卖掉的。哼哼哼,我可是卖‘女’孩的小火柴啊。”泪走掉了。

郁也没有多担心,总觉得泪是不会那样做的。

郁注意到斜对面有一个金发少年,犹豫了一下还是打了招呼“那个?”

金发少年仿佛开启的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飞速地回答着。“是!这里是师走驱!叫我驱就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糟....糟糕了。驱有点欲哭无泪。这句话因为以前打工,后来做了警察的原因,已经完全成为条件反射了。来到这里的原因也是他帮泪提牛奶,一路提到了地牢,就直接被关起来了。当时泪还面无表情的说“作为帮我提牛奶的谢礼,这些牛奶就给你了。”他并不想要啊!!他的搭档如月恋,还等着他回去,一起工作啊!(心塞塞)

郁有点吃惊,这种条件反射式的回答,在王宫里也是很罕见的。

驱看到郁吃惊的样子,还以为对方是被吓到了,连忙道歉。

郁自然是说没什么,并介绍了自己。

就这样,郁成了城堡中的一员,也了解了许多事情。

比如说,这座城堡的主人是霜月隼,是这个国家的王,睦月始的超级粉丝(痴汉)。

而那天见到的仆人并不是真正的仆人,而是泪的监护人,文月海。

在地牢里,还有一个叫长月夜的人,因为会做好吃的料理,就被抓到了这里,现在负责城堡的一日三餐,十分好吃,甚至比他的哥哥葵的料理还要好一些。

夜还有一个青梅竹马叫叶月阳,(表面上)偶尔会来找夜,(实际上)曾数次想救夜,未果。

水无月泪,虽然是他把他关进大牢的,但他们关系意外的好。泪经常来看他,偶尔还会给他弹钢琴听。

有次,郁在和泪聊天时,隼突然出现问泪,“你喜欢郁君吗?”

泪点点头“喜欢啊。”

隼又问他“你喜欢泪吗?”

郁回答“喜欢。”

隼笑了笑,又消失了。

那天晚上,隼找上郁,说出了他的身份,这个国家的第二王子,神无月郁。

郁并不意外,毕竟对方是父亲的超级粉丝(痴汉),如果连这个都不知道才奇怪。

隼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那殿下能回答我一个问题吗?”

他点点头“请问。”

隼(开启了开关)“国王大人,不,hajime什么时候来?”

郁有点懵“哈?”

隼痴汉“hajime什么时候来?还有几天?还有几天我才能见到他?啊!hajime!hajime!hajime!他在哪?是不是在王宫?不行了,我要去见他!!”

“冷静!隼桑冷静!父亲现在应该已经睡了。”郁努力阻止。

隼好像听进去了,但.........

“郁,我们来谈谈吧。”

“好,谈什么?”

“关于hajime的,什么都可以。”

“......................”

那天以后,郁很长一段时间对白色甚至紫色有了心理阴影。

隼,不,魔王大人心心念念的那一天终于来了。

国王骑着白马来迎娶他。

当然,这是假象。

事实是阳终于成功跟一个叫做卯月新的护卫搭上了话,提供了线索,并带着国王,宰相,大王子以及随身护卫,还有一个警察来到了城堡,抓住了犯人,解救了人质。

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这下子,长月夜的爷爷终于同意了阳和夜结婚。

那个叫如月恋的警察又可以和驱一起搭档了。

而郁这边,皋月葵和睦月始围在郁旁边。

郁十分激动“父亲,哥哥,好久不见。”

始拍拍郁的肩“郁,你做的很好。”

葵则是摸了摸郁的头“辛苦了,郁,我们应该早点过来的。”

新听出了葵的自责。

宰相弥生春则是默默想了一下,最近一段时间的政务…………不说话。

隼由于是主犯,被始并亲自抓了。始说要活动一下筋骨,隼则表示乐意至极。

海看见隼被抓起来还是松一口气的,隼有多危险他是最清楚的。海伸伸懒腰,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但一个声音传来,“他是主犯,你就是从犯了吧。”

春笑眯眯的。

海只想说,眼镜?!眼镜在发光吧?!

郁看着泪,走过去,拉着泪来到了始面前,“父亲,我想娶他,水无月泪。”

始下意识的回答“不行。”才又补上“我没记错的话,是他把你关进大牢里的,对吧?郁。”

隼插嘴“啊,那是我授意让泪做的,拐了第二王子就可以快点儿见到hajime痛痛痛痛......”

泪歪歪头“我喜欢郁君,郁君也喜欢我,不能在一起吗?”

始盯着泪“.........”

郁看出了什么,悄悄抓过泪的手,写下“卖萌”

泪想了想,把手举到头,并缩起来,歪歪头,面无表情“喵?”

始依旧盯着泪“............”但隼看到始发红的耳垂了。

隼摸摸下巴,下次可以试试。

郁试探的“父亲?同意了吗?”

始无意识的回答“嗯?嗯。”说了才反应过来同意了什么。“可是依照我国的法律......”

依照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的规定,犯非法拘禁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非法拘禁罪的刑事责任),我是主犯,泪是从犯,这个刑量还要往下减,对吧。”隼得意地笑了。

始点点头,“你这家伙,这么清楚我国法律还这样做。”捏手。

“痛痛痛痛!!hajime我错了!绝对不是有趣才痛痛痛.......”

郁无奈的移开眼,刚好对上泪的视线。

“郁君,喜欢我?是想结婚的喜欢?”

“嗯,喜欢。神无月郁喜欢水无月泪。”

kiss

-------------------

泪:郁君,果然是王子呢。

郁:诶?怎么了,突然?

泪:最初时,就觉得郁君很帅,像王子一样,结果最后果然是王子啊。

郁:哈哈,有点难为情啊。但是泪,我虽然是王子殿下,但也是专属你的骑士啊。

泪(脸红):郁.......郁君...........好....好帅..........

----------------

春:王宫里有一个说法,葵和郁并不是国王大人真正的儿子。

隼:呼呼呼~~那这个说法是真的吗~

始:不是。

始:虽然想这样说。

海:果然是真的啊。

——————————————

www结束。

上午就开始打了,但到现在才完成我也真是.........orz

关于郁的另一个任务,原本是设定引隼出现的,嗯,不过后面废了...........

文中的这种字体是非法拘禁罪的相关内容(总有一天我要写死了人的事,嗯,加油!)

www希望喜欢

评论 ( 7 )
热度 ( 43 )

© 死鱼般的沐夜 | Powered by LOFTER